新闻中心 > 正文
最新播报:

      <kbd id='T7q1F7tr0dt'></kbd><address id='kk00ys0SJYK'><style id='DxBoRnYGpf2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ttgMtxn2TbE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<kbd id='iRHM9zaGYOp'></kbd><address id='1GAXkHM3TRX'><style id='csL3ounIaSK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GAVyssoPmM1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民国第一军阀 笔趣阁:江正西白天夜温差弹奏父亲早深剩意保暖

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11月18日 16:22 来源:民国第一军阀 笔趣阁

                    民国第一军阀 笔趣阁: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产品分类,收集了40多个大行业,上万个小行业的产品分类,行业目录数据,为用户提供精确的产品分类和公司展示;

                    那是我才三四岁,我的身上就长了一个肿瘤,医生说要开刀,您看了我一眼对医生说:“她还这么小,能不能长大再开刀。”医生说:“这个肿瘤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肿瘤也会长,到那时候就不好开刀了。”妈妈带着沉重的心情回到家,那时候的我还小,不懂妈妈为什么为难,我看妈妈那么为难,我也睡不着了,我不知怎么的就睡着了,迷迷糊糊地听到妈妈给爸爸打电话说家里缺钱叫爸爸寄点钱回来,我恍然大悟,原来妈妈是缺钱,可是爸爸那边也没有多余的钱。于是妈妈就把我家的5只鸡3只鸭给卖了,作文http://www.zuowen8.com才凑够了动手术的钱。第二天我乖乖地跟着妈妈去了医院,如果按照我平时的性格,肯定是大吵大闹,可现在妈妈为了我的健康竟把我家的命根子都卖了。这就是伟大的母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循环,往复。 &shy; 
                    循环,往复。 &shy; 
                    &shy; 
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就是在这样明了的视线里看着季节不断的循环。 &shy; 
                    -- 题记 &shy; 
                    &shy; 
                    冬日时常变化的气候,我在云雾里穿过,企图抚摩那一抹色调。光线在我的房间里打出明媚的迹象。我笑言,我的房间角度是如此的巧妙。好似只要有阳光,就必定如夏日般耀眼。  &shy; 
                    冬日的夜晚太多寒冷,街上早早步入往夏十一点后的景象。白日拥挤后的垃圾随着偶尔扬起的风飘远。 &shy; 
                      黑色是一双看不见的手,它用黑暗告诉你此刻应有寂寞和孤离。凭空想象的记忆,在这样的时刻最容易被搬上大脑的舞台。浓舞就是你无法看透的谜题,灯光就是朦胧之中的希冀,而在舞台上不断切换的身影就是你的真实投影。 &shy; 
                    所希冀,便是无所不得。 &shy; 
                    植物的生长,需要人为的细心照料。前日一亲戚一日未曾照顾到,就看见了它的死亡。就像不再阅读那些丰富的韵味时,我对文字的掌控能力逐渐衰退。书柜里那几本未曾开封的书,任意其搁置在那里。在这节日里,拥有着无法伸展的疲惫与萧条。 &shy; 
                    现在的我不会对游乐设施产生无法抑制的操纵欲,有的是细碎与失却热情的我,翻覆回不来的暖色。 &shy; 
                    当时怎般举足轻重的任何,成为现在一句不冷不热的附和。而记忆都在。 &shy; 
                    短暂却难以消耗的假期,在我无目的的踱步中开始望到结束的点,可书终究是望不到尽头。抱着闹钟再次昏睡的早晨与拽着耳机极度清醒的凌晨,颠倒作息以致殃及思维,白天沉寂,黑夜聒噪,是不好的征兆。呢喃道,这只是征兆而已。却还是不胜焦躁。我想我确实应该寻找什么,而事实并没有缺失任何。&shy; 
                    你有没有用记忆的苍穹来幻遭一个舞台,缔造属于冬季的凛冽。 &shy; 
                    有没有觉得这样的青春时代,是一件极为虚浮的时代。 &shy; 
                    当日子缓淌流过的时候,绿色在土壤下蓄备穿透寒冷抵达暖阳的力量,春来了,尽管雨绵绵,却一直唤醒不了自己的心!&shy;民国第一军阀 笔趣阁听了熊老师的劝告后,小驴还是决定画画,当然了,都知道他画画画得好嘛!于是,小驴就开始“闭门修炼”他的画功了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叽叽喳喳”小鸟的叫声从屋外传来,叫醒了小驴,小驴非常疲倦。可突然想起自己的老师,熊老师对他的劝告,于是,就赶忙爬起来。穿好衣服,呼吸着早晨的新鲜空气,伴着小鸟美妙的歌声。吃完早饭,就带着自己的画板,来到山丘上,静静地坐在嫩绿的草丛中,看着山下淙淙的小溪和在空中起舞的花蝴蝶,他陶醉在其中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些花蝴蝶有的正在辛苦地采集着花粉,有的在和自己的伙伴们打闹嬉戏,有的正躺在花蕊中享受着梦中的欢乐。小驴突然有了灵感,他拿起笔,开始画了起来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嚓嚓…。.”在宁静的山丘上,另有小驴那清脆响亮的画笔声。小驴专注画着,时不时望望山下的花蝴蝶。在这个世界,好像时间凝固了,一切多么安静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突然,小驴的朋友,小猴子跑了过来,“下去玩儿吧!”小驴专注的眼神正汇聚在笔尖,摇了摇头,小猴子失望地走了。小驴心想:我可要画画,哪来的功夫理你呀?于是,小驴继续画了起来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马上就要举办一年一季的画画比赛了,小驴早已画出来一幅自己最满意的画。那张画,是小驴跑到了好多地方,选到的一幅感人的画面。那是几只小猫,猫妈妈把它们紧紧地抱住,眼中放出慈爱的目光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驴参加了比赛,当评委们看到这幅画时,泪水流了下来,“这是多么感人的一幕啊!” 
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驴骄傲地举起自己的画和奖杯,与记者交谈道: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您真幸运!”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是我幸运!是需要天天练习的!”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。不管怎样,祝贺你!” 
                      真的,只有努力才能获得成功! 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0-3-8

                    祝您身体健康,万事如意!

                    民国第一军阀 笔趣阁

                    一开始,它们是生龙活虎的。有一只居然还能爬到玻璃罐的顶部,企图逃跑。第二天,它们行动迟缓了一点,只能在底部爬行,无法逃跑。有一只已经“上天堂”了。第三天是最恐怖作文http://www.zuowen8.com的了。我放学回家,发现一只大的蚂蚱把另一只小蚂蚱吃到只剩下个“头”了。我猜想是玻璃罐里的叶子都干枯了,那只蚂蚱没得吃,饿极了,才把另一只蚂蚱给吃掉的吧。明天我一定给它们带点新鲜的叶子来。我做完作业去看蚂蚱,发现那个“头”又缺了一角。晚饭后,我看到那只大蚂蚱正在吃最后一只小蚂蚱的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民国第一军阀 笔趣阁:36氪独家|原原到来生活副尽裁剪入局“社区团弄购”,「食享会」获1亿人民币A轮融资

                    沙在我的指尖滑落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园外,寂静无声。园内,两道颀长的身影轻扫走空荡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是红初然,”我垂眸笑着,“首先是红家末女,再是然。”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一怔,拂起我的檀黑长发,“我是碧羽溪哟,红。初。然。”他突然靠近我耳畔,柔柔一笑。“啊,是呢。碧羽溪,碧家未来的宗主么,呵。”我轻笑出声,默默拢起刹那失神,碧家未来的宗主么,当初,也只有这个方法能行得通了呢,先拉扯一个人上台为真正的宗主做挡箭牌。碧羽溪,你还真是能忍耐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沉默几晌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那么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呢?应付那群人。‘碧,羽,溪’。”我略带玩笑之意地将难题抛出,毕竟碧、红两家的宗家,也不是那么轻易,就可以骗过的啊。这场政治交易,似乎已经成为必须了呢。真是头疼呢,邵可兄长啊,你还真是狡猾呢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是呢,该怎么办呢?然。”微敛起玩笑之意,我轻抿起嘴唇,真是个爱绕弯子的人呢。我将余光瞥向一旁的碧羽溪,他正在浅尝着甘露茶。啊啊,是甘露茶呢,这可是茶州的上品茶啊。不过,只怕你是暂时,无法静心品尝这茶味了呢,碧羽溪。民国第一军阀 笔趣阁黑暗,但可以隐约感觉到阳光下树影的晃动,呼吸青草的芬芳,还有风轻轻地吹过脸庞。细微的流水声若有若无,很轻很轻,仿佛是从极远的地方传过来。在休息的时候,我一直都喜欢闭上眼睛,一个人静静地坐下来,去感受一种平静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星,该走了,否则在天黑之前可能到不了萨姆城。”阿诺在大喊着。看来,短暂的休息要到此结束了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睁开眼睛,站了起来:“好吧,启程了!去把羽也叫上吧。”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的。”诺应了一声,走开了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几天,从他的脸上,我可以明显地感觉到一种忧虑。他总是喜欢把自己的所有情感都袒露在脸上,或者说他根本不会掩饰自己的真实想法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实,诺如此忧虑也是在所难免的,因为就在几天前,他接了一个任务。一个很特别的任务,要去妖精森林取一些东西,具体的我并不清楚,因为每次提到这个任务,诺总是变得很懊恼很后悔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妖精森林,那种地方不是低级战士敢靠近的,像我们这样的高级战士,即使结伴而行,也必须时时警惕。虽然森林里大部分魔兽等级都比较低,不过一群扑上来也会让人难以抵挡。传说,妖精森林里还居住着极为稀少的高智慧种族??妖精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近千年以前,妖精们也曾经和我们人类一样,称霸一方,占领了这块大陆几乎达百分之四十的土地,在那儿建立起一个强盛的国家,而妖精森林便是其国都。不过后来妖精族慢慢地没落,被人类所取代,那繁荣的国家也就这样消失了。现在,那儿只不过是一片魔兽盘踞的大森林罢了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真不知道诺在接任务时是怎么想的,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接了以后才知道自己完成不了已经来不及了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实,这本来并不关我的事,但诺是我最信任的战友,我并不希望在朋友浴血奋战时,自己却袖手旁观。况且,完成这个任务的同时,我也可以得到一笔丰厚的报酬,这让我心动不已。或许对我来说,后一个原因更为主要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并不是个爱凑热闹的人,比起团队作战,我更适合独自行动。我已经习惯了独来独往、我行我素的生活,认识诺也只是因为一次偶然,相同的目标,一个十分强大的敌人,让我们变成了战友,在那种危险的状态下,除了协力作战,我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羽,我见过的第一个拥有如此高战斗力的女战士。我原本以为,她加入应该也是出于和我一样的目的。后来才知道,诺和我一样,与她素不相识,而且她只要了相当于我的三分之一的酬金,这就使我们对羽的加入多了几分猜疑。当时,面对突然提出要加入队伍的羽,诺也吃了一惊。不过,诺并没有拒绝她。在他看来,多一个同伴,就多了一分生还的希望,也正是因为如此,他才会答应我那高额的酬金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;
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萨姆城,坐落于这块大陆的东南角,三面都是绿色的森林,如今很少有行人来往,所以并不是一个发达的都市。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和妖精森林有些关系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站住!”萨姆城的守卫拦住了我们,“对不起,进城必须要登记,这是规矩。姓名?”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雷诺、流星、苍羽。”诺不耐烦地回答着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等级?”守卫并没有注意到诺的表情,依然低头记录着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都是H级。”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唔……”守卫抬起头来看了看我们,露出了一丝异样的神色,“很少有高级战士来这里呢!我们这儿的正规军中级别最高的也只有H级。” 
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来的确没几个人愿意来这种危险的地方,城堡的后面就是妖精森林。不过那儿的魔兽似乎并不常来袭击城堡,不然仅凭如此薄弱的守卫力量是难以抵挡的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等级,用来评定战士的战斗力的标准。等级完全取决于能量的强弱,不受其它因素的影响,比如战斗经验、应变能力、反应速度等等。也就是说,由能量判断等级,而非由等级决定能量。这就使一部分战士实际的强度高于他们的等级,一个低级战士杀掉一个比他高两三级的战士并不是不可能的。因为高级别的能量取值范围要比低级别大很多,所以这种事极少发生。不过相对的,同一高等级中的两个战士就可能有很大的差距了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般来说,等级是指一般战斗级别,其中分为低级战士和高级战士,N级以下的是低级战士,M级以上的是高级战士,最高的是C级。而极少数的战士能量突破了一般级别的最高界限,对于我们来说他们的力量简直就像神一样,因此便有了高于一般级别的“十三神阶”,从低到高共有BF、BE、BD、BC、BB、BA、AF、AE、AD、AC、AB、AA、S这十三个级别,S级以上就没有分等级了。如果说B级以上的战士是一般战士的神,那么S级的战士就是众神们的王者了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的,你们可以进城了,但不能在城中打斗、滋事,还有一部分地方禁止进入,比如皇宫、妖精森林和……”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什么?我们要去妖精森林拿东西!”诺的脸上露出了十分惊异的神色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后,那种惊讶的表情被转移到了守卫脸上:“你们疯了!去那种地方简直是找死!我劝你们还是……”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行了,我们都是自由佣兵,接了任务就一定要去。”我打断了守卫的话,因为我不想再在这里多浪费时间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佣兵……唔,那好吧,我给你一张通行证,但如果遇到什么危险,后果自负。一切意外与萨姆城无关,包括死亡。”守卫皱了皱眉,低声说着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来我的话起到了作用,在一般人看来,佣兵都是一些残忍的杀手,为了钱财舍弃生命的愚蠢的狂战士。事实上大部分佣兵也的确如此,但这并非他们所愿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们要去妖精森林?”从我的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我回过头的时候,看到了一个陌生的男人,大约二十岁左右,一副很平常的模样,除了一头绿色的头发外,再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,让人见过之后很难有深刻的印象,反而他腰间那把剑更令人感到好奇,血红的颜色,好似被下了什么可怕的诅咒一样。他身上并没有穿盔甲,似乎不是一个战士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知出于何种原因,他让我感到莫名的厌恶。见到他的一刹那,我甚至有一种拔剑的冲动,但我的理智很快重新控制了我的身体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是的,队长。”守卫替我们回答了问题,同时也告诉了我们眼前这人的身份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来如果真的和对方动起手来,那将会是一场同等级之间的较量,我并不会占到什么便宜。不过,这使我对他的一身打扮更加不解,难道萨姆城的守卫队长连一件护甲都买不起?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们最好小心点,最近森林里并不平静,怪物们常有秩序地聚集。有人传闻,森林里还出现了高等级魔兽,比如梦魇之类的。”还是那种冷冷的声音,好像压抑着什么,“前几天还有一小群魔兽进攻过城堡,虽然勉强地抵挡了下来,但却有不少守卫负伤了。”在他说话的同时,我感到一道杀气,很重的杀气,但只是一瞬间之后,就消失地无影无踪了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梦魇?!”诺脸上的表情变得极为复杂,这普通的两个字对诺的打击却是相当的大,因为这种高级魔兽的强大是众所周知的。梦魇还是这个世界上少数几种会使用魔法的魔兽之一,如果真的遇上,就凭三个H级战士,生还的机会基本为零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听到这个消息后,首先从我的心里产生的,并不是恐惧,而是一种好奇。我真的很想看一看那种强大的力量,甚至希望与之一战。不过,很快我就打消了这个不实际的想法,以我们的能力,即使合力作战,能打倒梦魇的希望也是非常渺小的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……今晚就住在这儿,明天去森林!”诺沉默了一会儿,终于下定了决心似的说道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等等,我不认为你们能够活着从森林里走回来!”那个卫队长又开口了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或许吧,但我从不逃避挑战。”我开始不由自主地反驳,“我从不相信这世界上有神,有已经早就注定的宿命。我的生活绝不会被神所玩弄,我的一切都只有我自己来掌握,包括生命!”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是吗?那你就必须有足够的力量,我倒是很想看一看。”一种略带讥讽的语气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拒绝!因为你没有那个资格,所有想知道我的能力的人,都必须付出代价!” 我开始发怒了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什么代价?”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死!”我的右手已经握住了挂在腰间的佩剑,一部分能量从我的身体里疾速窜出来,在周围造成了不小的能量波动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,你……好自为之!”说完,他便转过身,迅速地离开了。他似乎很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身体,看来他并不希望现在和我发生正面冲突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今天怎么这么冲动?放松点,别为妖精森林的事太过紧张。”诺在劝导着我,可事实上他比我更为紧张,“你随时可以选择退出,我不会恨你的。” 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怒火开始慢慢平息下来。我感到自己并不是很正常,平时的我绝不会无缘无故地想和一个陌生人动手,尤其是在我还不了解对方实力的时候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魔战士。”沉默了很久的羽终于开口了,同时也解开了我心中的一个疑团。一般来说,穿戴装甲会影响魔法的发挥,虽然也有可以增强魔力的装甲,不过却是十分稀少的。我记得羽好像说过她也会魔法,但她却一直穿着一件普通的灰色重装甲,看上去显得很不合适,女性战士还是比较适合穿红色或白色的轻型装甲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话说回来,若真的面对魔战士,我的信心肯定又要大打折扣。魔战士与纯战士在战术上有着相当大的差别,魔法是最让人难以猜测、捉摸的东西,我对于这一类型的战斗,经验实在是非常之少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(未完待续)

                    樱莱高中 
                      高二(三)班的历史课上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‘ 妙轩,你说如果给你个机会去古代,你想去哪个朝代呀?’黎玄凌歪着脑袋,玻璃球般的眼珠子在眼眶里滴溜乱转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‘不知道,看书!’徐妙轩打从分班和黎玄凌同桌后,成绩慢慢下滑到低谷,此时她正下定决心,上课期间无论黎玄凌如何挑逗,都不和她瞎扯闹了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‘要是我啊,去秦朝,跟秦始皇握握手,再住几天阿房宫;
                    去春秋勾引勾引吕布,戏弄戏弄貂婵;
                    去唐朝,吃个荔枝,赏个牡丹,顺便告诉武则天我有多麽多麽的崇拜她。’ 
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妙轩眼皮上翻,长出一口气,对于黎玄凌这脑袋瓜子是佩服得五体投地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‘妙轩,你说要是给你个机会去古代,你会带什么去?’黎玄凌的此类问题之多,涉及范围之广,徐妙轩仍拒绝作答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‘要是我啊,我一定要拿个手电筒,我怕黑,怕鬼,所以还要拿把枪,我胆小,好防身。要拿肯德基,我一饿,头就晕。’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‘妙轩,你说要是给你个机会去古代,你会穿什么衣服?’黎玄凌继续问道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忍不住了!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‘你想知道?’徐妙轩笑眯眯的看着黎玄凌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‘嗯,想。’难得妙轩肯理自己,黎玄凌一本正经地等待着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‘老师,黎玄凌上课说话!’徐妙轩突然站起来,狠狠地告了黎玄凌一状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‘啊!’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‘黎玄凌,站起来,走出去,到门口面壁思过!到下课为止!’李老师一声令下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‘老师,我有话说!’黎玄凌想为自己开脱罪行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‘不需要,允许你又保留权,马上出去!’ 
                      黎玄凌耷拉个脑袋,无精打采的走出来。好个徐妙轩,我要去古代,什么也不带,就带你,让你给我为奴为婢,当牛做马,使唤你一辈子,活活累死你。黎玄凌想着想着,自己竟然乐出声来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‘很高兴吧!’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‘高兴。’黎玄凌一想到徐妙轩当牛做马的场面,笑得合不拢嘴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‘高兴就站一天,放学为止。’李老师愤愤而去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‘啊,老师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,放过我吧,我一定会痛改前非,痛定思痛,痛苦不堪!救命啊!’ 
                      放学后…。,徐妙轩知道黎玄凌有仇必报的的个性,拼了命往家跑,谁知一不小心,‘扑通’一下趴在了地上,正欲起身一看究竟,谁知背后似有重物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(那个重物会是什么?她会怎样?请看下一话) 
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话完民国第一军阀 笔趣阁男生么 
                      背叛了自己 
                      决心与他断交 
                      忍心么 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可是你唯一一个可以交谈的男生 
                      愿意 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愿意 
                      伤害了我 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么 
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我 
                      男生又是什么 
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以用来打、发泄的物品么 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也是人啊 
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要是人 
                      都会有感受、有体会的啊 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什么要这样呢 
                      算了吧 
                      绝交就绝交 
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我小的男生又不止你一个 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同样可以和他们聊天 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不要太自大了! 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 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来都没有把你当作我的朋友过! 
                      哼! 
                      男生 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讨厌他们!

                    民国第一军阀 笔趣阁:无锡日韩风修饰装潢标价-避商议的

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现在的我们更是要充满信心的去接受挑战,敢于拼搏,连一个老人都这样怀着梦想去努力,那么我们还有什么什么理由去选择放弃、逃避。我们更应该拿出年轻人的姿态,勇于尝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民国第一军阀 笔趣阁早晨起床推开窗门,一阵刺骨的寒风扑面而来,我不由打了一个寒颤,哇!好冻。原以为南方的冬天是不冷的,谁知今年的冬天特别冻,冻得让我不敢出门。于是缩在家里看了一天的书,哪儿也不想去。吃过晚饭后,正想出去散散步,电话响了,里面传来千里之外的妹妹兴奋的声音:“姐姐,家乡这里下雪了!我在窗前看雪呢,一片片的雪花飘下来,好漂亮啊!”“是吗,下大雪了?”我惊喜地叫了起来,妹妹的话勾起了我思乡的情绪。妹妹激动地说:“是啊,很大很大的雪,几年没下过这样的大雪了,明天一早起来可以打雪仗了——”“还可以堆一个大雪爷爷,二个小雪娃娃。用酒瓶做鼻子,把乒乓球涂黑了做眼珠子。”不等妹妹把话说完,我就急急地接上话,“往年下大雪时,我们都是这样一起玩的。”“是啊,是啊,”妹妹也急嚷嚷道,可继儿声音又低沉下来,“往年还有爷爷陪我们一起呢,姐姐,我好想爷爷。”“爷爷,”我喃喃道,“可惜爷爷不在了,他给雪爷爷做伴,回归大自然去了。” 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我的记忆中,爷爷是个性格耿直、有点倔脾气的老头,总是很严肃的样子,对我们的要求很严格。以前我和妹妹都很怕他,见到他就象猫见了老鼠一样躲开,有什么事不敢找他,只找奶奶。奶奶很慈祥,很疼爱我们,即使我们犯了错,也舍不得说句重话。于是爷爷老是责备奶奶偏纵我和妹妹。我们一直忽略着爷爷其实在内心里对我们的情感。直至有一年冬天的晚上,下了一场大雪,一觉醒来,屋外已成了一片美丽的银白世界。我和妹妹开心地在家门口堆雪人,先堆了一个雪爷爷,我们找了几片树叶做胡子,还偷偷拿来爷爷的烟嘴插在雪爷爷的嘴上,接着准备堆二个雪娃娃。正在这时,爷爷出来了,见我们拿了他的烟嘴,板起了脸。我和妹妹吓得不敢出声,准备见形势不妙就开淄。谁知爷爷突然哈哈大笑起来,连声说道:“不错,不错,堆得真象。来,我帮你们一起堆雪娃娃。”说完弯下腰动起手来。我和妹妹一听,兴奋地大叫起来:“爷爷,你真好,爷爷万岁!”也赶紧一起动手,雪地上顿时布满了欢声笑语。很快,二个漂亮的雪娃娃堆好了,爷爷慈爱地帮我搓搓冻缰的手,又帮妹妹搓搓冻得通红的脸蛋,将我们搂在他的怀里。望着雪爷爷和雪娃娃,又抬头望望爷爷笑开了满是皱纹的脸,我的心中特别温暖,深深感受到爷爷对我们的关爱之心,只不过平常不表露出来罢了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雪过后特别容易放晴,不知不觉太阳出来了,阳光照在雪人身上,雪爷爷慢慢开始溶化,而雪娃娃由于是爷爷帮忙做的,他力气大,堆得很紧,一下子便不容易化掉。望着渐渐溶化的雪爷爷,爷爷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悲哀,轻叹一口气:“唉!老了。”妹妹连忙安慰道:“没关系,爷爷,我们明年再堆一个。”“明年,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,真想再堆一次。”爷爷自言自语道,不忍再看,牵着我和妹妹的手回到了屋内,奶奶已升起炉火,做好早饭,等待着我们吃早餐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那年大雪后,再没下过大雪,那些小雪根本堆不了雪人,爷爷的愿望始终没有实现,直到去年因胃癌去世,而去年我已来广东打工了。去世前我回家看过爷爷,他躺在床上,已被晚期胃癌折磨得不成人形,整个人瘦得只剩一把骨头,什么东西都吃不下,靠输液维持生命。我哭泣着扑在爷爷床前,说不出话来。爷爷抓住我的手,微笑道:“傻孩子,哭什么,爷爷还要跟你们一起堆雪人呢。”“嗯,等下雪了,我们再一起堆雪人。”我哽咽着回答道。爷爷喃喃道:“瑞雪兆丰年,多想再看一场大雪,再陪我的孙女堆堆雪人。”几个堂弟堂妹还小,虽是不懂事,却也很爱爷爷,一起围在床边唱起了“世上只有爷爷好,有爷爷的孩子像块宝,投进爷爷的怀抱,幸福享不了……”。听着稚嫩的童音,一旁的大人个个红了眼眶,我也强忍住眼泪不敢哭出声来。由于要上班,只陪了爷爷几天便赶回广东了,谁知才回不久,就传来爷爷去世的消息,而我却因远在千里回不去,成为我心中永远的遗憾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忆到此时,我已泪流满面,握住电话听筒的手微微颤抖,耳边传来妹妹伤感的声音:“姐姐,我想堆个雪爷爷,送给我们的爷爷。”我低声答道:“嗯,再堆两个雪娃娃,也代替我,送给爷爷。”放下听筒,走到窗前,望着窗外肃冷的夜色,我默默呼喊着:“爷爷,终于又下大雪了,雪爷爷和雪娃娃会陪伴你,你不会寂寞了。” 
                      真希望南方的冬天也下场大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民国第一军阀 笔趣阁:【曝光台】装置然消费犯法行为行政处罚案例曝光

                    再次踏入故居,那田园的风光已变得格外有美得蕴意。记得那是一场春雨,洗出了如此的人间仙境。他们如一个魔法师,将这里变得美好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青春人喜乐的新生餐饮品牌:2017最新拓展方案

                    下一篇:NBA季后赛最新战况:父亲爆冷,胆怯鬼父亲胜于,刨金算计火箭己作己受

                    ·昆仑铁骑驰骤“生命禁区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·疆味小镇正西域情——穿度过父亲半内中国,条为恢骈新疆菜最的样儿子

                    ·【惊】刺骨下冬令,他们用冷水洗头,刺疼了张家港人!

                    ·玉屏:200亩!玉屏兴隆的玉竹喜获歉意收

                    ·融合互联网,蜜蜂养殖业焕发新生命力

                    ·杨幂排毒养颜食谱打造婴男般绵软细嫩肌肤

                    ·副胞胎女孩身患疴疾,奶奶为节钱僵持治水疗标注身癌症,终极罢了人寰

                    ·月均特价而沽近4万辆,产品力完爆轩逸,朗逸的王者之路还能走多远?

                    ·此雕刻个机具人想跟你聊聊,什么是社会主义核价不清雅

                    ·7旬白叟在虎英公园骑行不测故故,办方被判担责15%

                    ·198元=2父亲2暂居美的鹭湖本题房,避免费畅玩装置纳希小镇+酷爱丽丝村儿子园+鹭湖维养护区...

                    ·鹦鹉为什么会咬毛?

    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@ 2000 - 2019 www.0415xx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 制作单位:

                    版权所有 www.0415xx.com

                    民国第一军阀 笔趣阁